设为首页 | 帮助中心 | Rss 西安在线
西安视窗首页logo
首页 >> 生活 >> 中医国粹人物专题报道-侗族名医吴必成

中医国粹人物专题报道-侗族名医吴必成

时间:2020-06-09 15:58 来源:网上收集 编辑:admin

侗族不仅是一个古老的民族,也是一个勤劳、勇敢、聪明的民族。提起侗族,大家很容易就会想到威严的鼓楼、天籁般的侗族大歌、美丽的侗族服饰,却很少有人知道,从古至今,侗族同胞们其实培养了许多优秀的侗族医药人才。吴必成得祖父也是恩师吴定元就是闻名得侗族名医,并通过生活实践创立了侗族医药文化,撰写出了一本侗医民族医典——《<草木春秋>考释》是剑河县侗族医学的研究成果,在去年黔东南州科技进步奖的评选活动中获得过一等奖,今天,就让我们来了解一下,三代侗医历经九十载,心口相传民族医学的故事。

 

谈《<草木春秋>考释》一书就要从《草木春秋》的原著作者吴定元老医师,说起吴定元老医师出生于1886年,享年106岁,是剑河县有名的老侗医,因祖上八代行医,吴定元老医师行医90余年,救治了成千上万庶民之疾和危重患者的疑难杂症,吴老为继承和发扬祖国传统医药作出了重大贡献,党和政府对他

的医学成就极为重视,对他为人民健康、为民族医药事业所作出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他曾先后当选为剑河县人大代表、县政协委员、县科协顾问及中华中医药学会野东南自治州分会副会长,1983年、1986年先后被卫生部授予“全国卫生先进工作者”称号。1990年,他作为全国第一批500名“名老中医”传承导师之一,为当地以及省内外全国广大群众的健康奉献了毕生精力。也为自己医术能传承做了非常好得准备。其爱孙吴必成13岁起便拜师跟随祖父学习中医文化和中医药、侗医药知识,16岁便独立行医诊治一些疾病卓见悬壶济世。

 

吴定元老医师传人吴必成,男,1963年9月生,侗族,行医40余年,从小就跟随祖父106岁的老侗医吴定元学习医术,言传身授,也是唯一得医术传承人。并于1982年安排进入医院工作,跟着祖父一起上班学习诊治疾病,救死扶伤,在1991年祖父去世后,自己独当一面。用中草药治疗疾病,在几十年从医生涯中不断结合临床经验,对药物的反复使用,特别是对治疗肾结石带状疱疹等一些疑难杂病有独特的效果,使用原生态的药物进行治疗,副作用小见效快,深受广大患者的信赖,2014年退休后为了继承和发扬祖业的毅然继续从事民族医药。

 

吴必成医师擅长主治疾病;1.肾结石输尿管结石是采用原生态的野生中草药治疗,能化石排石,治愈率达到80%以上.

2.带状疱疹;该病疼痛难忍是病毒引起的急性皮肤病,季节交替易高发,皮肤灼痛起水痘儿,如果一次性没有根治,容易引起后遗症,本人采用原生态中草药内服兼外用,最多10天痊愈,无后遗症,治愈率达90%以上.

3. 腰椎骨结核,采用原生态中草药内服外敷,治疗肺结核,腹膜结核有明显效果。

 

 

 

每年治愈肾结石患者200多人,治愈率80%以上,一般一个疗程十二天可排出,

患者1张某朋,于2019年12月30日,早感觉右下腹及腰部隐隐作痛,吃中午饭后下腹部腰部疼痛加剧,欲呕。里急后重感,恶寒发热,速到县人民医院进行检查做B超,确诊为肾结石,0.8cm* 0.6cm多枚,次日来我处取六剂中草药内服用治疗十二天,一日三次,一包吃两天饭前吃,服用完药物后去医院B超检查,结石已经消失看不见了,(吃一剂药后疼痛消失)。

病例2王某某,70岁,本县九秀村人,2020年1月18日。因干活劳累,感觉腹部不舒服,时痛时好,当日晚上加重。疼痛难忍,儿子到本县城打工,打电话叫儿子去50公里的老家,把他接来,大概已是晚上12点左右,两人扶到我诊所我就给他速行按摩治疗,在我治疗床上躺着,等我把处方开好取好药剂。取好方剂中草药给。后就去扶他起来回家熬药吃,他说一点点都不疼了,自己走路上车吃了三剂药后,结石排出已痊愈。

 

带状疱疹(民间叫南蛇症)一年治愈100多人,治疗时间长的是10天,短的是1周,

例如杨某某,男,73岁,苗族,本县南哨乡翁座村民,于2016年4月27日,头部皮肤灼痛一天,第二天头部出现水泡,如火烧伤一样疼痛难忍,到家乡用了些草药效果不佳,反而病情加重,于2016年5月1日下午到我处就诊,经过内服外用原生态中草药后一天一个样儿。一周断药回家已痊愈,这是我治疗最严重的一例患者。

侗族医药是侗族先民赖以生存和繁衍的基本条件之一。它在侗族历史发展的进程中,产生了巨大的作用,长期流传,经久不衰。侗族族医药具有鲜明的民族性、地区性、口传性、非系统理论性以及简便、经济、适用、防治与当地生存的自然环境、生产活动、生活条件及生活方式紧密关联的疾病所表现出来的显著疗效等特点。侗族人虽然一代一代相继过去,但是每一代人应用天然药物治疗、预防疾病的内心感受和成果始终保持在语言里,经过对医疗实践的不断总结、提高,逐渐形成了具有本民族特色的侗族医药并传承给后代,为本民族的繁衍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侗医药形成之初,侗族冲傩对疾病分“身病”与“命病”,随着医疗实践经验的增加和积累,侗医药理论逐渐形成了具有天人相应及整体观的传统东方哲学思想背景。天、地、气、水、人五位一体的思想,是侗医学术思想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