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帮助中心 | Rss 西安在线
西安视窗首页logo
首页 >> 生活 >> “金平黑人参”背后的故事

“金平黑人参”背后的故事

时间:2019-01-18 18:23 来源:网上收集 编辑:admin

  相信很多人都没听说过“金平黑人参”,因为在历史文献或是论文期刊上都没有记载过“金平黑人参”的人参属植物。
  据说在1701年,清初来华的法国天主传教士杜德美,除了宣扬上帝外,还四处收集神秘的东方文化及各种奇珍异事。人参,在当时是堪比金贵的神药,流传着“一两人参一两金”的话语,这让杜德美对人参产生浓厚的兴趣。
  在1708年杜德美在受清朝政府之命绘制中国地图(《皇舆全览图》),去东北考察时终于见到了当地人采集的新鲜人参全株,并画了人参图。他无比震惊,世上竟有这么好的东西?可当时的中国人都认为,人参只生长在中国东北和朝鲜,其他地方肯定没有,可是杜德美却不这么认为。1711年杜德美给传教会的会长写信,信中详细介绍了人参并附上了人参图,并且推测地理相似的加拿大也有可能发现人参。杜德美的文章同时还发表在当时如日中天的在英帝国皇家协会的会刊上,西方世界从此认识了人参。

  但这篇文章时隔5年后,1716年被一个在加拿大魁北克(Quebec)传教的法国耶稣会教士拉菲托读到了。拉菲托兴奋地意识到,他所传教的魁北克,可能就是杜德美预言可能发现人参的地方,于是一根筋地在加拿大魁北克寻找人参,据说历时两年,但其实不过是在一次合适的时机,把人参图给当地善良的印第安人看,印第安人一眼认出图中是一种他们称之为“人形的根”的草药,很普通啊,山区随处可见,就是治治头疼、壮壮阳、医医刀伤嘛!

  当拉菲托愉快地把这一“发现”向法国汇报后,聪明的法国商人很快意识到他们有了一种可以大把赚取中国人银子的机会了,于是北美各地的法国商人在和印北安人交易时,除了收毛皮,同时大量收购当地的“人参”,1718年,法国人从美洲低价收购的“人参”正式出口中国,因为是法国人卖到中国的,大清国的中医们也不赖,发现其形似人参但药性疗效又与人参有差别,便叫作西洋参或佛兰参“出西洋佛兰区(即法国),一名佛兰参”(《本草备要》)。

  后来,不仅加拿大产这种西洋参,美国人也发现了这个好东西,十八世纪末,刚打赢了独立战争一穷二白的美国,也把主意打了这种哈得孙河岸上生长着的数不尽的“林间自然金”上来,1784年的第一艘商船“中国女皇”满载着29吨西洋参驶入广州港,西洋参贸易成就了第一次中美之间的直接贸易,因为船上的美国国旗,这些西洋参也被称为“花旗参”。
  越南人参的故事
  1973年,越南药用植物研究人员在中越昆蒿省(Kontum)境内海拔1800m常年多雨多雾的高山森林内发现一种人参属植物,当地人用来抵御疲劳和增强体力,也用于治疗多种疾病,颇有效验。此后进行的深入资源调查证实其野生范围覆盖了越南安南山脉的玉玲山等50多座海拔高于1500米的山区。1978年越南在苏联的帮助下在胡志明市组建了越南人参科学生产中心,开始对越南人参进行研究,1980年,越南政府建立了该植物国家保护区并打算进行大规模人工种植,1985年,该参被确定为人参新品种,称为越南人参(Vietnamese ginseng)或玉玲人参。
  2017年6月10—13日,越南广南省南茶眉县首次举行玉玲山人参文化节,号称玉玲人参是在广南省南茶眉县玉玲山区和昆嵩省生长的一种特别珍贵药材,是全球最为珍贵的5种人参之一。广南省人参种植面积共1.5万公顷。玉玲人参已被列入国家级产品。这一消息虽然也在国内不少媒体报道,但知晓的人并不多。

  2017年6月15日一则“越南农民挖出一颗人参,有人出价4亿盾他没卖!”,“一夜暴富,刮起挖参热”等话引起了中国各界媒体的关注;文中指出:这棵越南人参长30cm,重量近1000g,参龄30年上下,有商贩想用4.3亿越南盾收购(约13万RMB左右)。但是农民没有卖,他认为这样质量的人参不止这个价格,他还会去寻找出价更高的买家。此后,“越南人参”这个名词,极大的冲击了国人眼球和思维,很多人第一次知道越南也产“人参”。

  2017年7月越南人民报等媒体又现一篇雷文:《打造玉玲人参品牌》。文中指出广南省已经在南茶眉县7个乡规划了1.5万公顷玉玲人参种植面积,其目标是从2015年至2020年,南茶眉县茶南、茶玲和茶岗将种植100公顷,约100万株。同时为建立国家人参基因而绘制玉玲人参基因图谱。根据发展玉玲人参的国家级提案,到2025年,越南将成为世界第二大人参生产国,仅次于韩国,每年将生产500至1千吨人参产品。

  2017年11月,中邮网上架了一枚外国邮票《越南2017年药用植物玉玲人参》,正是6月10日人参文化节发行的玉岭人参邮票。

 

 

  “金平黑人参”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云南省红河州金平县铜厂乡,据一老人讲述,他70年代当兵时,有一天肚子疼得冒冷汗,一个文山籍的战友拿了一小颗文山三七给他吃,居然治好了肚子疼,这让他印象深刻。1993年初,他从单位停薪留职,兄弟几人从铜厂附近山林中采挖野生“三七”集中种植约半亩,同年底因工作原因又回单位上班,便将种植的野三七交由兄弟管理,这是我听到了金平县驯化种植“野生三七”的最早版本。
  2000年这老人退休后,2003年看到自家兄弟种“野生三七”已经大赚一笔,于是重新计划种植“野生三七”,从他的兄弟处、绿春县平河乡、金平者米乡等地的药商处购入幼苗种植,此时已有不少种植户引种试种野三七,自2005年起金平县各乡镇掀起种植“野生三七”热,三七种苗从0.5元/株涨至1—2元/株,但因销路、偷盗及成活率等多种原因,仅限于少数大胆的种植户小面积种植。
  自2010年起,与越南山水相连,有着502公里国境线的金平县随着与越南边民互市流通的加强,越南药商对金平“野生三七”的收购价从之前的几百元一公斤突破千元,进一步刺激和扩大“野生三七”人工种植面积,但因金平三七的高价值导致偷盗案件频频发生及越南市场的不确定性,依旧阻碍金平县“野生三七”种植的规模化发展。
  但通过中越边民互市交易的流通加强,由越南药商证实:金平的“野生三七”与越南人参同为五加科人参属植物的同一种!
  同时,由于信息时代的信息共享,让“野生三七”——越南人参在金平县的交易价格一次次让人心跳加速。2012年,以单株100g重标准的新鲜“野生三七”地头交易价为2000元/公斤左右。2014年上涨至4000元/公斤。2016年10月,金平县铜厂乡人民政府举办了“金平三七首届交易会”,金平“野生三七”鲜品从交易会当日的交易价6800元/公斤一路飙升至2017年春节前的8000元/公斤,纯野生年份长的直接突破万元!

  2016年9月,据爆料金平县某乡镇一农民在山中采挖到一株2公斤的“野生三七”交易价为7万元。
  下图的这株野山参重2000g,交易价七万RMB

  金平的“野生三七”暴热后,云南省内外不少商家及种植户纷纷到金平引种试种,种子售价从1元/粒,一路涨价,2016年为5元/粒,2017年为7-10元/粒,三七苗售价2016年为10元/株,2017年达15-20元/株。

  据业内人士分析,当前我国国内金平三七种植面积不会超过500亩,金平县境内种植面积约300亩,其中金平县铜厂乡种植面积约150亩,有“金平三七核心种植区”之称。
  越南声称越南独有的人参品种,最大的种植面积将来可能在中国云南,一个已经被国际认同的“玉玲人参”,在中国却没有一个正式的名称,户口问题都没解决,更别说是进入《药典》,算不算是一种悲哀。
  让更多关注和喜爱金平黑人参的朋友看到,更希望相关植物研究机构及研究人员看到,加快这一珍稀植物的保护和命名!